— 寒鸦尽杀 —

#盾冬#【盾冬】You are my hero (Steve X 性转!冬 14

重点警示:SteveX性转!冬(一开始就是可爱甜美的小姐姐

他们属于彼此属于漫威,不属于我

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

Becky顺利进入了军队,作为一名身体健康,发育良好的女性,她可以去歌舞团当个舞女或者进医疗团当一个护士。虽然跟着歌舞团能安全点,但是这离她的目标有点远,Becky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护士团,而且这团可是跟着107团的。在刚刚入伍的三个月,107团就遭遇了一次小范围的伏击,而且打的还是在路上的护士团,死伤了不少人,Becky当时抄起身边倒下士兵的枪,躲在战壕里面,一枪一个,解决了十几个希特勒分子,安全回去后,她的冷静对敌,还有精准的枪法得到了军队上层的赏识,破格进入了前线的队伍还升了军衔。Becky·Barnes 中士——107团的狙击手,Becky有了自己的狙击步枪,还有一份更好的待遇。

此后,Becky跟着军队四处出任务和希特勒的纳粹分子进行激烈的交火,她的手始终稳稳当当,射出的子弹总是能非常精准地打在敌人的身上。

 

“砰。”

记忆定格在那张溅上鲜血和脑浆的脸上。

Becky从睡梦中惊醒,半长的卷发被汗水打湿,黏在两颊。他从怀中哆嗦着手找出一块怀表,怀表里有一张照片——Steve一头金发笑得灿烂。Becky只带了这张照片。这是她的幸运符,不管走到哪里,Becky都要带在身边,握着这块小小的怀表,仿佛可以从里面汲取到一点力量。

这些死去的人每一晚都在Becky熟睡后找上她,折磨得Becky无法安眠。

Becky有时候也在庆幸,Steve没有到前线来,所有的苦难杀戮都无法找上Steve,让Steve就待在Brooklyn,怀有梦想,一腔热情。

没事的时候,Becky会坐在护士中间谈论她的Steve。Marina知道Becky有一位小恋人,Marina这么称呼她的恋人——Becky嘴里的Steve。Marina听了他们太多的故事,是如此甜蜜的负担,让她也时常想起自己的未婚夫。营地里有许多人追求Marina,想比玩枪的Becky,他们更倾向于美艳成熟的护士Marina。但是Marina都一一拒绝了,她接受这些大兵的好意,又保持着合理的适当的距离,不让他们有可乘之机。Marina会笑着告诉那些年纪小一点的护士,自己是有未婚夫的,但是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一种礼貌。Marina教导这些小护士,如何在环境简陋的战地生活得更好,如何在战争发动的时候保护好自己,如何和这些大兵保持良好的关系。

Becky把自己对Steve的思念全部化作了赞美,她在受伤上药的时候,絮絮叨叨地和人说起她的Steve。Marina经常忍无可忍地戳戳Becky的脑袋,说她不争气,每天都在念叨Steve。Becky写了无数封信,又因为战地转移,辗转在各地,而迟迟无法收到Steve的回信。了了几封回信,Becky会当成珍宝一样藏起来,她抚摸这些信纸,像在抚摸自己的情人。

中间,因为Becky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子弹穿过了她的肋骨,造成了她的内部大出血,还有肋骨骨折,让Becky在Marina的病床上足足躺了二十天。Becky错过了Steve寄来的信件,她不知道Steve已经答应参加博士的“超级士兵”的计划,此后Becky再寄过去的信件都犹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Becky躺在那张白色的病床上,胸腹之间裹着厚厚的绷带,她要忍受镇痛剂药效消退后的疼痛,还要承担有可能随之而来的感染以及其他风险。Marina每天都会和Becky聊一会儿,在护士站,Marina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份浓烈的爱情后面是Becky孤注一掷的勇气。

 

Becky伤好的那天,Marina从补给站换来了不少好东西,她亲自下厨给Becky倒腾了一份不错的晚餐,这让Becky原本抑郁的心情好了不少。其他姑娘围在边上,反复叮嘱Becky一定要多多注意安全。Becky的一头棕发这几天又长长了不少,她把头发编成麻花辫。

“Jamie,你如果下次还是把自己弄得一团糟来见我,我保证我会写信给你的‘Steve’让他好好教训你一下。”Marina不常这么称呼Becky,她总是亲昵地叫她Becky。Becky知道,这代表Marina生气了,她在为自己担忧,所以Becky避开那些笑闹的护士,凑过去挽住Marina的手臂,说;“我会注意安全的,我可是神枪手,上一次是意外,正好子弹打完了,才会不小心被人打中的。”

“Jamie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我也不管你是不是神枪手,子弹够不够,我只希望你能平安地回来。”Marina比Becky大上几岁,她在这战地上见过太多死亡了,无数生命被战争无情地带走,前一天还在和你嘻嘻哈哈说笑玩闹的人有可能第二天你就见不到他了。Marina真真切切地在为Becky担忧,她担忧这个开朗爱笑的女孩会死在战场上,她担忧这个枪法神乎其神的女孩儿会做许多她不愿意的事情。Marina内心柔软的一角因为Becky的笑容而软得一塌糊涂,她看着Becky被上司调走,站在一群臭烘烘的男人中间,手上扛着枪,硝烟弥漫的晨光里,那个毫无杂质的笑容落在她的心脏上。


评论(4)
热度(98)

2016-08-17

98